2017年3月1日 星期三

Hanging Rock The Jim Jim Sauvignon Blanc 20006 Macedon Ranges Victoria, Australia

Macedon Ranges 馬其頓山脊位於澳洲維多利亞洲,是墨爾本西北邊約七十公里的一大產區,主要種植黑皮諾和夏多內,並且生產品質穩定的氣泡酒,雖然維多利亞洲最著名的葡萄品種為黑皮諾,不過其他品種酒款同樣不俗。儘管Sauvignon Blanc 在此地的種植面積連百分之一都不到,但仔細找的話,還是可以挑到一些品質優良,水準不差的可口佳釀。

Hanging Rock 酒廠的The Jim Jim 白蘇維濃大概種植在1984年,其釀造的果實分成了未熟、半熟、成熟混合著發酵,少部分的葡萄在全新的法國橡木桶中發酵,其餘則以水泥槽大量發酵存儲,之後再混合裝瓶。這款2006年的白蘇維濃則在開瓶時有著明顯的打火石氣息,非常礦石風格,而酒色早已呈現金黃,典型的熟成白蘇維濃,接著是極為熟甜的蘆筍氣息、輕微的柑橘果醬、鳳梨以及過熟的百香果風味足一發散,圓潤口感非常迷人,再加上些微的青草芬芳,香氣表現十分精彩,酸度均衡且爽口宜人,酒體架構雖不堅強有力卻也十分結實,而白蘇維濃經常有的芭樂那種甜膩的香氣倒是沒出現在這款酒中,取而代之的是輕微的野蜂蜜氣息以及白桃果香,若要說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便是後韻稍微短促,較無深厚的複雜變化,但以此平價的日常酒款,實在難得的驚喜萬分,倒是非常適合來點酸辣料理或是熱炒式的海瓜子或是胡椒蝦,肯定錯不了。

#sauvignonblanc #australianwine #wine #hangingrock #whitewine






2017年2月21日 星期二

Paracombe Chardonnay Adelaide Hill 2005 South Australia, Australia




對於澳洲酒我是很喜愛的,而當初也是一瓶西澳Leeuwin Estate 帶我領略葡萄酒的美好,而在嚐過這麼多所謂細膩的勃根地滋味或是華麗的波爾多風味以後,我總會打開一瓶澳洲酒,除了解解饞以外,也重新讓有點疲倦的味蕾稍稍休息一番。好像澳洲酒對我來說,帶有一點沈澱作用,那種開門見山,直來直往的釀酒風格也如同當年挨家拜訪的酒莊主人們一樣,直率,真性情,而那樣的滋味,最真心也最撫慰人心。

很多人對澳洲酒的印象大多是即開即喝,無需醒酒或過瓶,但隨著釀酒技術進步,很多澳洲酒早已可以跟世界頂級佳釀一較高下。當然,那些世界級的澳洲佳釀或許並非俯首皆是,但是澳洲酒的簡單易飲也讓一般大眾可以體會其美妙的滋味,少了艱澀難懂的品酒話術,喝起來更是淋漓暢快,不過這也是澳洲酒最容易讓人詬病的一點。但隨著日新月異的釀酒技術以及對土壤的分析研究,澳洲酒的「風土」概念也漸漸地成型,如西澳的瑪格麗特河產區之下也開始在區分成一小塊一小塊的葡萄園,這概念如同勃根地的lieu-dits,雖未普及,但卻樂見其成。

那天經過大概是全台北市少數代理澳洲酒的酒商之一,總是不禁走進探寶,雖然走過澳洲酒莊,但澳洲何其大,酒莊何其多,對於澳洲酒最熟悉的不外乎是那些時常高分站上酒評雜誌封面的那幾家大廠,很多時候我也只是依靠著哪些產區的什麼品種比較出色為依據來選酒,不過這倒是少踩地雷的第一步。Paracombe Chardonnay Adelaide 2005 開瓶時則以她那富含礦石風味的香氣吸引著我,漸漸地出現了檸檬、新鮮柑橘、櫛子花的氣息,非常迷人,酒體清爽且均衡,後韻帶有輕微的烤麵包香味以及白桃果醬氣息,極度可口,不禁令我聯想到勃根地Meursault的優質村莊等級或是上好的Chablis才能出現的宜人酸度和礦石氣味與果香的巧妙融合,而這酒經過了12年至今,依舊新鮮清爽,沒有絲毫頹敗,經過了兩個多鐘頭後更保有著清新的口感與些許的烤堅果芬芳,雖然稱不上有深厚的複雜變化,但以這樣的表現足以擊垮許多勃根地地區級白酒,美味極了。

2005年份至今已過12寒暑,對於普遍的澳洲酒來說過於已屆熟齡,但這款酒仍然保有極為新鮮的狀態,想必再過些寒暑絕對是有另一番美味值得期待,而她確實是即開即飲,但這酒的後勢,肯定耐久珍藏。

#chardonnay #adelaidehill #southaustralia #wine #whitewine #paracombe #australianwine

2017年2月19日 星期日

Bourgogne Vieilles Vignes Domaine Pierre Labet Bourgogne, France

先前喝過了由François Labet遠赴科西嘉島種植、釀造的Ile de Beauté, Pinot Noir 2013,那有點異國情調風味的黑皮諾倒是新鮮稀奇,而這回喝到一樣由François Labet負責經營釀造的這款老藤(Vieilles Vignes)勃根地地區酒,是以他爸爸為名的酒莊,Domaine Pierre Labet貼標出售。

對於老藤,好像有某種不太自然的吸引力,似乎標上老藤的酒標硬是可以多上幾成的價格出售,但對於老藤的實際規範在哪裡,好像並沒有一定的標準,不過以台灣麻豆的老欉文旦來做一概念,老藤葡萄樹或許也更可以往土壤裡扎根,汲取更多屬於大地的養分或是風味,但是否能真正反映在所釀造出來的酒款上或許見仁見智,但可以相信的是,老樹藤因為產量不高,所能結出的果實也許比其他年輕數藤所產的果粒更加得來不易、更加濃縮,姑且不論其最後成果為何,所品味的酒汁或許多了一番生命力。

此款地區級勃根地則帶有些許暗紅色花香,可能品嚐時的溫度略低,有著些許草莓香氣以外沒有過多的果香調性,酒體清瘦卻扎實,單寧嚐來適中,即使年份尚新也沒有過多乾澀口感。後韻中有著些許礦石味道以及蕈菇等大地調性氣味,最後是以過躁的亞洲香料和些許皮革氣味作結。或許是被以往總是帶著迷人果香以及果醬香甜氣息的勃根地印象作祟,這款老藤酒款則沒有太多的驚喜使人著迷,反而有一絲過重的泥土氣味,原以為是酒款過於年輕可能需要更多時間,但隔日再喝卻依舊沒有太多變化,原有的隱蔽花香全然褪去,留下了輕薄單寧酒體還有不太使人興奮的乾草氣味。

#pinotnoir #wine #redwine #bourgogne #burgundy #pierrelabet #françoislabet #vieillesvignes

Gevrey-Chambertin Terres Blanches Philippe Charlopin Bourgogne, France

Domaine Philippe Charlopin-Parizot 創立於1977年,位於Gevrey-Chambertin村中心,酒莊擁有在夜丘、伯恩丘、夏布利(Côte de Nuits、Côte de Beaune、Chablis )三地共約25公頃的葡萄園,是一間不大不小的獨立酒莊。

若說起勃根地的名家酒莊,Domaine Philippe Charlopin-Parizot肯定是不容錯過的一間,其大多的資料指出Phillippe 為勃根地酒神Henri Jayer的嫡傳弟子之一,這點著實吸引眾多勃根地酒迷的目光,先不管這迪傳弟子是否有得到師傅真傳, 酒莊採剪枝措施好讓葡萄得以得到更多的精華,以便如此一來,葡萄園的產率降低,但卻能大大提升葡萄的品質以確保用來釀造的果實皆為上等,而完全去梗的做法也使得其酒質更為細緻柔美,也採取低溫浸皮發酵,這點倒是出自於Jayer建議。


2010為勃根地大好年份,該酒在開瓶時便已飄香,此時酒款贊助人不停說著好香好香,可見其香氣明顯。帶著成熟櫻桃、草莓以及藍莓果香,酒體結構十分扎實,Gevrey-Chambertin的強壯肌肉感逐漸顯現,而在這強而有力的酒體中,單寧緊緻、細膩不過分猖狂,卻如絲綢般地滑過舌尖,適當的酸度非常讓人想再多喝上幾口,兩個鐘頭以後,出現了內斂卻又迷人的烏梅香氣,新鮮多汁,可口甘美中參雜了草莓果醬以及櫻桃果醬的甜美香氣,不見老態及頹敗,後韻中帶出了亞洲氣息的肉桂,咖啡以及蕈菇香氣更帶點誘人的黑松露香味,層次變化極為明顯豐富,不過2010到底是太年輕,雖然年份極好,依舊嚐得到些許青澀口感,隔日再飲時,仍然是甜美芬芳,多了點仙渣香氣以外,前一日的果醬風味更是明顯,不見有任何疲態與倦容,更多的是對於這款僅列於村莊級酒款的讚賞與對酒莊的欽佩。

年輕的勃根地總是嬌媚中帶點野性與嗆辣,有點不甘被訓服,而巔峰期的勃根地更如百花齊放般的直須折,在高峰時候讓人看見她最美麗的狀態,而更加成熟的勃根地則依舊風韻猶存,是歲月的風霜帶來的滋味也是考驗釀酒智慧的最後一課,Philippe Charolpin 這款酒在年輕時已經帶來了相當多的複雜滋味,我相信再過個十個寒暑,她最美的風貌依舊會讓心動不已,至少,我是非常期待。

#gevreychambertin #terresblanches #pinotnoir #redwine #philippecharolpin #wine #bourgogne #burgundy

2017年2月12日 星期日

Morgon Les Charmes Bret Brothers 2014 Bourgogne, France

雖然大多數的人對於薄酒萊的印象還是停留在「薄酒萊新酒」,一種儘早開瓶享用的觀念,但其實薄酒萊是勃根地往南延伸的另一個產區,除了以新酒釀造法生產的新酒以外,當地依舊還是有許多以傳統方式釀造的可口佳釀,儘管當地葡萄品種Gamy「加美」不如鄰近產區黑皮諾可以釀造成耐久、變化多端又優雅細緻的紅酒,但在某些特地產區的薄酒萊也有著鮮嫩多汁,酸度均衡且帶有細柔變化的美味好酒,非常適合喜歡清新爽口感的人。

Beaujolais等級中最高級的稱為 Beaujolais Cru,一共有十個村莊,各自成為一個薄酒萊產區等級,其概念如同金丘裡的特級園,只是在薄酒萊並沒有特級園以及一級元的分類。若是以村莊等級裝瓶,一般來說是不會在酒標上看到Beaujolais 字樣(如下圖酒標)。

十個產區分別為:

Brouilly
Chenas
Chiroubles
Côte-de-brouilly 
Fleurie
Julienas
Morgon
Moulin-à-vent (風車園)
Regnie 
Saint-Amour (非常浪漫的稱為愛人園)

Morgon Les Charmes Bret Brothers 2014 一樣有著薄酒萊最大的特點,新鮮嬌嫩,多汁生津,明亮的酸度特別清爽。開瓶時的香氣透著緊實的暗紅花香,新鮮的草莓氣息,雖未能大鳴大放卻也絲絲縈繞。酒體輕盈有著滑順的質地與清瘦的咀嚼感,單寧緊實地恰到好處,結尾的後韻帶有水洗咖啡香味與酸梅氣息,非常誘人,酒質簡約中帶點細節變化,乾淨爽朗,極為可口。可惜的是不小心打翻半瓶好酒,滿地透著如蜜餞般的香氣,著實令人欣喜與心痛,是為非常有水準的一款佳釀,而從緊緻的單寧與半瓶灑在地板上,與空氣大量接觸後散發出的甜美氣息與輕柔香水般的香氣,陳年實力絕對有的,而陳年後的變化,可能就在那片地板上可以窺見一二,或許也如同產區地塊Les Charmes 所指,充滿著翩翩的風情萬種呢。

Bret Brothers 也是該產區實力堅強的酒莊之一,同樣奉行有機耕作,一樣通過歐盟Ecocert認證,喜歡有機(耕作)酒的人不妨可以試試,肯定值得。

morgon #morgonlescharmes #bretbrothers #beaujolais #gamy#rbourgogne #burgundy #redwine #wine







2017年2月8日 星期三

Marsannay Cuvée Saint-Urbain Jean Fournier 2014 Bourgogne, France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台灣開始了一股腦瘋狂的有機栽培或是無農藥噴灑、不施灑或學肥料、純天然的食材開始漫天標起高價,可能是這幾年來食安風暴不斷,人心個個慌恐不安,深怕一不小就吃到充斥著各式食品添加物或化學味劑,甚至是不允許加到食品內的化學劑料,使得這類標榜有機耕作的食材似乎已然成為顯學。

而葡萄酒呢?

葡萄酒中最常見的添加物為二氧化硫,不過這倒可不必緊張,在釀酒的歷史當中,二氧化硫的添加行之百年,主要用作為抗氧化劑,簡單地來說就是「防腐劑」。而在釀酒的過程當中,二氧化硫會自動地被產生,但由於含量過小,不足以保護酒液的氧化,於是在完成釀造工序之後變化再度添加適量的二氧化硫,以保持新鮮不過度氧化甚至是敗壞。當然,這個添加的量則受到限制,在歐盟的規定內則是10pp以下不必標示,這可很難達到的低量級數,因此大部份的酒都會標示內含二氧化硫。不過,除非每日大量飲酒,又加上大量食用漂白過的任何加工食品或是蔬果,不然根據食品添加聯合委員會的說法,不過量的攝入二氧化硫是不會帶來可見的危害,而部分人則可能會有頭痛、噁心或是引發氣喘的可能。

勃根地中,從多年前開始便有酒莊努力地在推行自然動力耕法或是不施用化肥以及不噴灑農藥的有機耕作,歐盟也有相關法規,合乎的酒莊則可以標上Ecocert認證標章,而現在則是愈來愈普及以及慢慢擴及到其他產區。位在Marsannay的老牌酒莊Jean Fournier則於2008年獲得有機認證,試圖以純粹的耕作方式還原酒的真實面貌。其Cuvée Saint-Urbain並非為當地的某塊lieu-dits,而是酒莊混合多種地塊的低階款,酒體清瘦且無複雜的香氣表現,但依舊有著尚未軟嫩的草莓氣息以及覆盆子果香,酸度明亮偏高,單寧緊實卻不咬口難受,第二天再喝則明顯柔順不少,結束時則有輕微的肉桂等木質調性後韻做尾,雖不至於讓人感動萬分,但卻也易飲耐喝。而對於有機不有機,純粹不純粹這若似形而上的概念則不須太過執著,至少酒質輕盈乾淨,沒有過度的妝粉豔抹,品味的盡是簡單乾淨的真實滋味,也不禁讓我想再嚐嚐這酒莊其他酒款的風土滋味究竟為何。


2017年2月7日 星期二

Marsannay Champ Saint Etienne Philippe Roty 2010 Bourgogne, France


有一陣子或者是說很長一段時間,在選酒的時候總是會特意多挑選不在勃根地精華產區的各種酒款來嚐鮮,以便比較各產區的特色與獨特性,但說穿了,更大的原因不外乎是經濟上的考量,比起某些位於夜丘內名莊動輒超過千元大洋的地區級(Bourgogne),離開這些蛋黃區,很多可口美味的好酒價格都在一般受薪階級還能欣然接受的範圍之內,甚至是明星莊園的村莊級酒款也不見得是高不可攀,偶爾奢侈一下也不太會心痛。

Marsannay 位於勃根地金丘北端,可以算是整個勃根地美酒的前哨站。此處法定可以生產紅、白、粉紅三色酒款,但最大宗的還是甜美鮮嫩、多汁溫和帶點中等酒體的黑皮諾為主。雖然這一大片200多公頃的葡萄園僅列為村莊級,尚沒有一級園,但其實該地早在七世紀的時候就已經有釀酒的歷史,也曾為法王路易十四、十六的桌上佳釀,而19世紀時,有些地塊地位則被視為如今日的勃根地特級園等級,可見酒質備受讚譽。然而,今日勃根地風采幾乎都在更南邊的Gevrey、Chambolle與Vosne村,但隨著許多知名酒莊北移開拓,Marsannay當今與日俱進的酒質似乎也正開始一點一點找回過去曾有過的光榮歲月。
Philippe Roty 位於Gevrey村內,前身為Joseph Roty,在Joseph過世後由兩位兒接手,同時以Dom. Joseph Roty與Philippe Roty裝瓶販售,為勃根地名家。2010年的Marsannay Champs Saint Etienne開瓶時則有飽滿的野櫻桃香氣,混合些許藍莓與覆盆子氣息,香氣表現十足誘人,酒體雖然輕盈卻依舊帶有細緻的變化,單寧緊緻卻不咬口,更帶有愉悅的肉桂與咖啡等輕微燻烤香味,可口多汁,喝來輕鬆愉悅以外卻也能細細品味其層次,雖然尚未優雅高尚,但也亮麗清新使人忍不住多喝幾口再次為她停留,絕對不失為一款可以多備幾瓶在酒窖的美味佳釀,再者,價錢也算公道合理。


2017年2月4日 星期六

Santenay Nicolas Potel 2013 Bourgogne, France

勃根地的大精華地區金丘大致上分為夜丘與伯恩丘兩片,前者主要以細緻、耐久且實力強大的黑皮諾紅酒最被世人追捧,造就了夜丘精華地段所產出的紅酒時常要價不菲,同時奠定了勃根地在黑皮諾的權威,也讓世界各地以此為標準,極力地想要追求那所謂最勃根地的滋味,不過那些所講的都僅是夜丘的事罷了。後者,伯恩丘則以白酒立足世界,被描述成世界上最偉大的Chardonnay產區,但可別忘了這裡也同時出產風味絕佳、滋味一樣綽約的美味紅酒,但卻相對的物美價廉,至少在某些例子上確實如此。

Santenay位於伯恩丘知名白酒村Chassagne-Montrachet南端,此處以紅酒為大宗,也生產零星白酒酒款,其中一級園(黑皮諾)則佔了110公頃之多,但除了少數幾片鄰近Chassagne-Montrachet較為知名的一級園以外,大多數的一級園則較少被討論。或許也因為Santenay地處整個金丘邊界,幾乎已經是最南界,使得該產區更是鮮少在國際市場上被注意,甚至不被拿來與其他伯恩丘紅酒酒村相作比較。不過,不被注視的好處或許也使得這產區更能致力於當地風土條件的發展,而釀造出更是地道、不逢迎諂媚、不譁眾取寵的簡單滋味,若是要找尋些適合佐餐的可口酒款,Santenay不乏為超值產區。

這片長期被忽視的南陲地帶,在北部產區酒價高漲的年代也開始吸引諸多酒莊、酒商南下尋寶,並且投入資金與技術來提升酒質。其中位於夜丘Nuit-Saint-George村的酒商,Nicolas Potel便是一例。2013年的Santenay, Nicolas Potel不算高雅脫俗,但新鮮的覆盆子香氣與紅色莓果氣息仍舊引人不禁多喝幾口,酒體輕巧中帶點酸澀,爾後輕柔的暗紅花香味緩緩轉變為煙草香料氣息,即便不怎麼優雅或是細緻精巧,卻也落落大方不扭捏。喝著喝著,可能是酸度與帶點野性的單寧作祟,突然想要點鹹食作陪。雖然層次變化有限略嫌淺薄,但這淡薄易飲的酒款最是適合佐餐,當下心忖要是能來道北京烤鴨片或是燻茶鵝那滋味肯定絕妙。

而這價格,絕對超值划算,經濟實惠。



Savigny-lès-Beaune André Morey 2008, Bourgogne France

Savigny-lès-Beaune André Morey 2008 Bourgogne, France

伯恩丘在傳統的認知以來一直是白酒的重要產區,而在白酒盛產的地區那幾點紅則不見得那樣備受追捧,也因為這個緣故,伯恩丘出產的Pinot Noir 價格始終跟不上當地白酒酒價,更遑論要與夜丘那所謂世界頂級的黑皮諾相較。而若是談到伯恩丘紅酒酒村,大部份的人都僅會聯想到如Pommard、Volnay這兩個成名甚早的紅酒村,其他部分產區則大多被世人遺忘,不過這也非是一樁壞事,至少對於口袋不深的我來說,確實是好事一件。

Savigny-lès-Beaune(Savigny)位於伯恩市西北方,幅員廣大,年產量亦不小。該產區以紅酒為大宗,雖如此,也出產少量以Chardonnay為主的白酒。此處黑皮諾多以果味帶點花香以及些許櫻桃為主要調性,實力較為堅強的酒莊亦可釀造出帶有燻烤香氣、輕微亞洲香料的美味酒款,雖然沒有特級園撐腰,但為數22片的一級園紅酒則有128公頃,一級園白酒亦有12公頃,實在不容小看。Savigny所產的黑皮諾雖稱不上是高雅細緻,或是有著波瀾壯闊的宏大酒體,大多時候總是以「平庸」二字帶過,但是單以「平庸」二字形容稍嫌草率,其中許多菁英酒莊所釀造的Savigny可絕非是等閒之輩,至少在我過往的經驗裡,Savigny-lès-Beaune總帶給我許多意外的品飲樂趣。或許Savigny-lès-Beaune在普遍情況之下,確實適合佐餐,但菁英酒莊如Simon Bize則亦可以細細品味那悠悠然然的細微變化,不過份複雜,更顯得溫暖純粹的滋味。

André Morey在網路上的資料不多,僅知道是一家位於Savigny-lès-Beaune的酒莊(酒商),在賣場看到時倒是挺意外的,畢竟賣場通路的酒出現Savigny-lès-Beaune又是08年份著實不多。08年的勃根地紅酒實在算不上精彩年份,也經常被忽略,或許再加上因為是不知名產區以及酒莊,開架價格實在便宜的驚人,買回家幾天之後決定趁早享用,殊不知驚喜的是開瓶時的香氣雖稱不上滿室芳香,但那紅色漿果香味卻悠然裊繞,新鮮的櫻桃氣息絲絲傳入鼻息,漸漸地出現了豐饒的暗紅色花朵香氣,完整地表現了該產區獨特的風土滋味。可能是年份欠佳或是漸趨熟成,單寧溫和未顯乾澀難以下嚥,反倒是酸度明亮得宜卻又輕柔地使人生津,過些時候開始出現了輕微的乾草氣味,木質香料等芬芳亦不時相佐輕鬆的果香,相輔相成互不干擾,好是可口易飲,儘管酒體不顯得格局壯闊,那輕盈姿態如此平易近人,更猶如窈窕淑女般,總是令君子好逑。

格局恢宏壯闊的酒總是令人難以忘卻,那強勁的力道時不時刺激著味蕾,但卻有另一種滋味,平實純樸中帶著絕對的乾淨清澈。對於我來說,Savigny-lès-Beaune 有一種輕輕撫著人心、味覺的溫柔,彷彿是家人的關心呢喃。如果說勃根地夜丘追求著令人盪氣迴腸的高傲姿態,那麼Savigny-lès-Beaune的踏實或許可稱得上是勃根地的貼心暖男代表吧。

François Labet, Ile de Beauté, Pinot Noir 2013 Corsica IGP, France

François Labet, Ile de Beauté, Pinot Noir 2013
Corsica IGP, France

Pinot Noir 離開了勃根地之後在世界各地散支落葉,有些酒莊追尋著所謂勃根地風味的高雅細緻,有些則開創了特屬當地的風土滋味,如澳洲的mornington peninsula 、加州Sonoma Coast等都可品嚐到滋味絕佳、可口美味又不帶舊世界影子的黑皮諾;而有些酒莊則釀成風味特異帶點異國情調的稀奇酒款。

François Labet 為勃根地Château La Tour 主事者,同樣也負責Domaine Pierre Labet的酒款釀造,最大的名聲來自於其在歷史名園Clos de Vougeot 的特級園酒款。這款氣質獨特的酒款為François Labet離開勃根地,甚至是法國本土,來到法國「買到的」海外屬地,位在地中海上的科西嘉島,拿破崙的家鄉所種植釀造的黑皮諾。開瓶時的香氣閉鎖,且略帶刺鼻的酒精味,略微杯中醒酒之後開始出現剛成熟的草莓、桑椹香氣倒是顯得輕巧不至於無味,酸度明亮偏高,有點不太適合怕酸的人,入口後帶有奇異花香,些許鹹味以及莫名的桂圓氣息,後韻有甘草、煙燻與咖啡香氣。酒體清爽至中等,單寧中庸未能緊緻高雅亦不猖狂咬口。

酒名Ile de Beauté意為美麗島,指的是科西嘉島,不過這島的歷史卻是充滿著美麗哀愁與悲壯的身世。美麗島酒款風味倒是新奇,作為低價的佐餐酒非常適合,雖然未能大放光彩卻也非難以下嚥,降點溫度飲用倒是耐喝且有倒吃甘蔗的感覺,其有趣的表現和奇巧的風味不失為可愛的優點,而旋蓋和極度現代感的酒標設計乍看之下還以為是哪款新世界灰皮諾呢。
當然,這絕對不是勃根地滋味。

2016年4月3日 星期日

Champagne Brut, Charles Vincent NV Champagne, France

香檳能不能醒酒或者是說香檳該不該醒酒呢?世俗的香檳喝法不外乎是迎賓飲料或是慶祝時的歡樂催化劑,絕大多時候都是迅速地被喝完,接著其他紅白酒款接踵而至,好像香檳就只能是配角。

香檳需不需要醒酒,也許見仁見智,但是能否陳年這答案絕對是肯定的,而我所謂的陳年是指買無年份香檳回家後繼續在酒櫃靜靜躺著,持續瓶中熟陳,過幾些年後再喝,那滋味絕對令人難忘。不過,大部份低階款香檳則多被建議儘早飲用,享受那清爽新鮮的滋味。Charles Vincent 為法商賣場款,剛開瓶飲用時有青檸檬皮的氣味和些許礦石氣息,香氣單一氣泡消散較快,蓋上瓶塞靜置酒櫃後,隔天再喝則出現了白桃、葡萄柚加上一點成熟柑橘類果香,入口時氣泡雖然不再緊緻,卻多點烤蜂蜜麵包香味,儘管尾韻不長但卻略有變化,也不失為一點驚喜。酒體清新宜人,酸度偏高卻不難親近,其價位實屬中低,與法國出廠價12歐元相比,台灣零售只是加上酒稅,表現中規中矩,依舊略有層次,低價酒款有如此表現、酒質實在無法挑剔。

這款香檳在酒櫃靜置一天之後,出現的變化倒是令人意外,從清新淡雅的香氣轉變為早熟的柑橘、燒烤芬芳,對於低階香檳或是香檳能否醒酒做了初步,但有好感的演繹,儘管香氣或是層次變化未能複雜深厚,當晚當作餐酒,配著晚餐香檳醬汁雞胸佐奶油櫛瓜倒也相搭得宜,抑或是常備在家中酒櫃,當成夏日野餐消暑飲料,堪稱絕妙搭配也不太傷荷包的經濟選擇。

2016年3月31日 星期四

Cristal, Louis Roederer 1999 Champagne, France



美國作家馬克吐溫曾說:「任何事太多都不好,但香檳永遠不嫌多」,聽起來好似有那麼一點道理,好像什麼樣的場合都可以來杯香檳潤潤喉,尤其是在夏天時節,冰涼的酒液跟冉冉上升的氣泡霎時消暑,沒了氣泡當成白酒喝,也是另番風味。
1999年份水晶香檳開瓶時已經飄香,圓潤香甜的蜂蜜、燒烤氣味加上榛果、奶油、麵包香氣十足誘人,特別愉悅享受的味覺經驗。入口時的酒體輕盈細柔,氣泡細緻優雅而酸度明亮得宜,使人生津。在如絲綢質地般的酒液中透著半熟蘋果、成熟萊姆的氣息以外,帶點輕微的香草和烤餅乾風味,尾韻延綿不絕,唇齒留香後消散在鼻息之間,絲絲動人,層次變化複雜,絲毫沒有任何頹敗的跡象,只有宛若如沐春風般的歡愉,好像是初春早晨的陽光灑在皮膚上,帶點涼意卻意外讓人精神抖擻,舒暢淋漓。
Cristal 水晶香檳是Louis Roederer香檳廠中等級最高系列的香檳,當然也是世界最極致奢華的香檳酒款之一,據說是十九世紀沙皇指定款。雖然無法像皇室那樣牛飲暢飲,且水晶香檳要價不斐,不過其酒廠年份香檳的表現已經非常出色,也僅在好年份推出,實為可以入手陳年的好貨。
再不者,最低階的日常飲用款Louis Roederer Brut Permier (NV) 的層次變化、風味也屬上乘佳作,雖稱不上魂牽夢縈勾人心弦,卻也均衡穩健,帶點青檸檬和新鮮梨子香氣以及若有似無的香料氣息,清爽耐喝,一樣可口美味,若要說出點缺憾,或許僅有在回溫之後些許的苦澀味有點不那麼討喜。
‪#‎champagne‬ ‪#‎louisroederer‬ ‪#‎cristalchampagne‬ ‪#‎wine‬ ‪#‎frenchwine‬

2016年3月26日 星期六

Montepulciano d’Abruzzo Cantina Zuccagnini 2013 Abruzzo, Italy



看酒標買酒對於我來說是種極具挑戰的差事,尤其是自己幾乎陌生的義大利產區,更是難上加難。但是有錢將酒標做得漂亮,應該是酒質不錯,銷售不差帶來利潤的荒謬買酒哲學卻一再地在我心頭上演一幕幕小劇場。好比這支全部書寫體酒標加上近乎浮誇的枯枝綁帶裝飾,則稍稍應證了我可笑的買酒哲學。
我不懂義大利酒,最令我頭痛的是di 來di去的酒標以及無數音節的酒名,不過換個思考方式,法國勃根地酒名似乎也不遑多讓的饒舌。最常接觸的義大利酒不外乎是Super Tocana, Prosecco, Moscato d'Asti, Barbaresco, Barolo,頂多再加上Brunello di Montalcino ,知道的有限,再者,據說義大利當地(平時)用來釀造的品種多達三千種,這要知曉義大利酒到某種程度絕非易事。
Montepulciano d’Abruzzo 是酒名,前面是葡萄種後面是產區,意思就是Abruzzo 釀產的Montepulciano,Cantina Zuccagnini 2013年款開瓶立刻適飲,沒有頂級義大利酒的艱澀難懂,卻有庶民家常的踏實美味,帶有非常飽滿、成熟的櫻桃、草莓香氣,多汁可口,雖然酒體中等不甚龐大,喝來頗為輕巧宜人,單寧滑順緊緻,尾韻帶有些許草本和香料氣息顯得異國情調濃厚,表現無失誤,配著當晚純正義大利菜倒是相得益彰,泰若自然得想要再多喝上幾杯,特別令人開胃。
‪#‎MontepulcianodAbruzzo‬ ‪#‎Montepulciano‬ ‪#‎italianwine‬ ‪#‎wine‬ ‪#‎redwine‬‪#‎cantinazuccagnini‬ ‪#‎abruzzo‬

2016年3月24日 星期四

Crozes-Hermitage E. Guigal 2009 Rhône, France



若說起法國南部酒款,隆河肯定是最被討論的一顆星星,不過在台灣,好似喝隆河的人遠遠少於兩大明星產區,波爾多與勃根地這雙B,然而隆河酒堅實嗆辣,硬挺雄厚,某些時候配起台菜倒也頗合拍,價格較低的佐餐酒款往往不到勃根地地區級酒款價格的一半。
Crozes-Hermitage 為北隆河獨立村莊產區,主要以高比例的Syrah混調其他品種。雖然澀味重,酒體弘大硬實難以咀嚼,但在陳年之後卻是有著細緻質地且香氣奔放迷人的佳釀,在北隆河八大獨立村莊產區與Hermitage名列一二。而說到隆河酒,當然不得不提到當中翹楚E. Guigal這台灣市面上最流通的品牌。2009年的Crozes-Hermitage依舊年輕的很,紫紅得發黑的酒色中透出非常迷人且少見的莓果香氣,新鮮果味以及奔放的暗紅花香頓時間誤以為是哪家年輕的勃根地,如此迷幻勾人,酒體厚重卻不過度沈重,畢竟是年輕酒款,單寧依然強烈略顯咬口,第二層香氣則有清晰的胡椒、亞洲香料以及宜人的皮革氣息。開瓶靜置酒櫃醒了整整一天之後,隔天再喝則出現成熟的漿果芬芳,胡椒香料依舊卻多了點肉桂、巧克力以及燒烤香氣,單寧漸漸滑順,不再咬口卻依舊緊緻顯得高雅,非常美味可口。
黃底紅標(如圖)為E. Guigal外購葡萄所釀造的酒商酒款,雖非全是自家種植葡萄,但其釀造實力高超,以千元上下的價格算是cp值頗划算的酒款,搭餐得宜,單喝亦不失情調。若以「村莊級」看來,同等級數若要在勃根地找到同品質酒款,可要花上兩張千元大鈔才有這樣的表現,不禁讓人思考到底是隆河酒款太過物美價廉,或是勃根地酒款過度要價不斐?
‪#‎rhone‬ ‪#‎eguigal‬ ‪#‎wine‬ ‪#‎frenchwine‬ ‪#‎redwine‬ ‪#‎corzeshermitage‬

2016年3月23日 星期三

Gevrey-Chambertin 1er Cru Fontenay Henri Rebourseau 1990 Bourgogne, France

Henri Rebourseau 位於該村中心地帶,酒莊最大爭議就是以機器採收葡萄,這在力保傳統的勃根地看似大逆不道,但卻也不禁讓人思考起究竟人工採收和機器採收對於葡萄酒的品質會有怎樣的影響,是否機器採收後所釀造的酒質一定比人工採收的遜色?這答案,留給酒商、葡萄農或者是酒評家去爭辯,至少在這瓶陳年佳釀裡,還看不出些許敗壞的端倪,酒還是好喝的。
一貫地有著勃根地特有的漿果香味,多了點奇異花香以外又透著糖漬蕃茄、櫻桃果醬等的陳年香氣,酸梅、香草以及些許草本香料氣息非常誘人生津。酸度中等宜人,單寧中厚帶點陽剛肉感卻是質地細緻不咬口,極為標準的陳年勃根地模範。二十幾年的勃根地倒也不是特別的「陳年」,這酒活力依舊,且同樣充滿驚人的變化,甘厚圓潤,非常美味,而尾韻的細細煙燻香氣則特別意外驚喜。

Gevrey-Chambertin 說是陽剛味濃厚的勃根地一點也不為過,有著堅實強壯的酒體,而酒香中的香料和輕微煙燻更是讓他英俊挺拔的很,就如同26、7歲的小夥子,褪去了稚氣多了點成熟魅力。

2016年2月28日 星期日

Château Haut Brion 1983 Pessac-Léognan Bordeaux, France

1983年在諸多葡萄酒評分記載中尤其是波爾多,並不是一個特別讓人印象深刻的年份,或許是前一年的1982表現太過亮眼,以至於大家對於美好想往過高,而苛求了。
時至今日,83年的波爾多已經成熟,風華最美的時候,這Haut Brion也不列外。成熟的青椒、甘草、蕈菇以及濕泥土氣息讓我一度誤以為會不會我已經錯過她的美好時光,而時間、氧氣總是雙面刃,加速了氧化以外,也變成最佳的催化劑。如同1983年的雨晴飄搖,到最後葡萄採收時的風光明媚,在一陣不甚討喜的滋味過後,杯中酒液開始散發出迷人紅花香氣,儘管是開到荼蘼卻更加令人揪心;菸草、燒烤以及秋天落葉飄落的氣息和早已被馴化的單寧接踵而至,最後再以些許肉桂、堅果香氣作結,宛若在初秋時節散步在一片楓紅的山頭,毫無疑問的將陳年的滋味做了最好的詮釋,畫出了頂級酒恢宏的格局以及複雜的層次變化。
所謂法國波爾多五大酒莊指的是在1855年酒莊分級制度時,列出了四家酒莊再加上唯一一次在1970年代升格的五家一級酒莊。時至今日,五家酒莊依舊是世界頂級酒的代表,價格當然不可同日而語,不過最重要的是如何將過去的榮耀持續地反應在今日的酒質上。
而當時提出頂級酒概念的則是位在Péssac-Léognon的Château Haut Brion,在當時深受英國人喜愛,是現今五大酒莊中成名最早的一級酒莊。‪#‎chateauhautbrion‬ ‪#‎redwine‬ ‪#‎bordeaux‬

Paringa Estate, Estate Pinot Noir 2010 Mornington Peninsula, Australia

在葡萄酒的世界中,常常以法國馬首是瞻,特別是在新世界產區,極力的想要釀造出所謂波爾多風格或是勃根地風味,而不知不覺地少了原創性和特屬當地的原生風土,雖不致於落得不倫不類,但與其如此,為何不乾脆固守在原生產區呢?就如同到了巴黎,卻一股腦地往華人城區的中餐館跑,再怎樣也不會是地道滋味。
不過,Paringa Estate似乎沒有這樣的煩惱。酒莊中階等級以Estate 系列裝瓶,有著酸甜的蘋果香氣,新鮮多汁的草莓和櫻桃氣息,單寧、酒體嚴謹卻不過分乾癟難以親近,有著細緻輕盈的酸度,集中卻不過度濃縮的果香,非常均衡可口,尾韻的乾草、亞洲香料如肉桂等氣味同樣令人著迷,帶點野性的果香、適度的礦味和中性氣質,輕輕地喝,卻能深深地變化,少了世故和過分精緻甚至是造作,多了點率真、不拘的真誠口感,更不是相仿勃根地的美味。
Mornington Peninsula幾乎是Pinot Noir 在澳洲大陸最南界的生長地帶,讓葡萄可以慢慢熟成以外更能保有美好的酸度。儘管這產區才在70年代開始有大規模種植,並在90年代後期才成為澳洲正式產區,但水準已頗具世界等級,而這款多汁窈窕的Pinot Noir同樣相當迷人。

#‎pinotnoir‬‪#‎morningtonpeninsula‬ ‪#‎paringaestate‬ ‪#‎redwine‬

2016年2月22日 星期一

Meursault, Clos de la Baronne, Nicolas Potel 2010 Bourgogne, France


不能否認的是,除了熟識的葡萄酒專以外,大賣場確實是我時常光顧的買酒地之一,雖然貨架上林林總總的酒大多是最低等級的餐酒,不過時不時也是會出現一些令人意外的驚喜,好比Nicolas Potel ,這個故事可比王子復仇記精彩的知名酒商。

第一次喝到NP的酒不諱言也是在某家美商賣場購得,那次的經驗只留下了有如檸檬皮的酸澀感在味蕾,完全稱不上是好喝,心想或許是慘淡年份作怪,難道大名鼎鼎的NP沒了Nicolas Potel 就功力盡失了嗎?使得某段時間我都盡量避免入手任何2006年後的相關酒款,不過這答案就在不到一年後便解答了。2010的Meursault Clos de la Baronne 則實實在在扳回了我心中即成頹勢的NP,甚至贏回我心。剛開瓶時的香氣已經十足,充滿著新鮮萊姆、柑橘氣息以及白色花束芬芳,均衡細緻的酸度以及滑順柔和的單寧,圓潤脂滑且有著不過分的香草、奶油香氣,有骨有肉尾韻適中帶點輕微香料感,礦物風采亦是穠纖合度地恰到好處,與先前的品飲經驗宛若天壤之別,非常可口迷人。
Clos de la Baronne 直譯為男爵夫人園,其所在地正是Meursault村中心地帶且靠近最知名的幾片一級葡萄園,儘管該園並非名聲響亮,甚至鮮為人知,但也或許如此,價格實在是便宜地驚人,論表現,實力不亞於過往品嚐過的puligny、chassagne 知名村莊園,原想一瓶不到千元的村莊酒或許僅能有差強人意的表現,殊不知竟是驚喜萬分,出乎意料的精彩。隔日,我則又再度折回法商賣場,將架上存貨一掃而空了,如此優惠價格,卻表現過人,難得。相信再過幾個春秋,滋味更佳。
‪#‎chardonnay‬ ‪#‎meursault‬ ‪#‎closdelabaronne‬ ‪#‎whitewine‬ ‪#‎wine‬ ‪#‎bourgogne‬‪#‎burgundy‬ ‪#‎nicolaspotel‬

2016年2月14日 星期日

Chambertin Clos de Bèze Pierre Damoy 1995 Bourgogne, France

「唯有一杯Chambertin ,未來才能瑰麗耀眼」-- 拿破崙。

雖然指的是鄰園Chambertin,但身為從七世紀開始就是歷史名園的Clos de Bèze 經過一千四百年來,仍舊是當代人心目中的夢幻逸品,除了本身地塊條件以外,所謂天地人,無不精彩地演繹了千年,成為亙古不朽的傳奇,她的細緻幻變,多了點女性的溫柔剛毅,多了點撫慰人心的奇異特質。

Pierre Damoy為這片傳奇葡萄園最大的擁有者,大多為種植於1920年代的老葡萄藤。而品嚐的1995年份,正值桃李年華,意外地充滿了櫻桃、草莓果醬的甜蜜香氣,滿室奔放的紅色花香相當引人入勝,單寧細緻如絲絨般包覆著舌尖後促使生津,漸漸地轉為輕盈的香草芬芳,有著深沉穩重的氣質,不急著表現,而是悄悄地變化,隨著時間流淌,未感到絲毫的衰老,帶出了甘草薄荷、迷人肉桂、異國情調的亞洲香料香氣,伴隨著磅礡雄壯卻不失細膩的酒體縈繞在鼻息,久久未曾散去,活力依舊,年輕貌美的如綻放的玫瑰。
有沒有一首歌可以形容一款酒呢?而又有沒有一款酒,可以如此貼近一闕詞呢?而在品嚐的當下,我變成一個最天真的人,靜靜地崇拜杯中盛開的壯麗花田,在一片片奇異芬芳中流連往返多時,久久不能自已,腦海中浮現了張懸的「玫瑰色的你」,細細吟唱著。

「看見尋常不會有的奇異與歡愉,你美而不能思議。」

2016年2月13日 星期六

Volnay Santenots 1er Cru, Jacques Prieur 2005 Bourgogne, France



若說起與Volnay產區真正結緣,甚至是認識的緣由,是從一位香港酒界前輩開始的,而恰巧也是從該村最負盛名的一級園Santenots入門,只不過這啟蒙的酒款門檻略高,竟是一支1972,年過42芳齡的老酒(Potinet-Ampeau Les Santenots);而她那成熟烏梅香氣與猶如玫瑰凋零般的迷人氣息至今令我難忘,一種傾城卻又遲暮的美麗,注定使我回頭。

不過,現實生活中美麗成熟的老酒總是難求,有幸可嚐得幾回能細細在鼻息口腔中雕琢一番肯定是值得。有人說Volnay宛若於伯恩的Chambolle-Musigny,細緻優雅、溫柔婉約。其實在歷史上,Volnay便已是知名酒村,儘管產區不大,但與伯恩其他紅酒相較,並不會遜色其他一級園。法國思想家伏爾泰也曾經說過:「I serve your Beaune to my friends, but your Volnay I keep for myself」,意味著這大文人對於Volnay喜愛,也可見其酒在18世紀時早是文人雅士的杯中聖品。如今即便(在台灣的)名氣不如夜丘幾片葡萄園響亮,卻可是樂了許多愛酒饕客,在一片漲聲響起的勃根地年代,該酒村雖難得見著物美價廉,但卻實實在在地是一分錢一分貨。
Jacques Prieur是個橫跨整個勃根地產區的名家莊園,擁有許多特級以及一級葡萄園,在品嚐其2005年這偉大的勃根地年份時,已經特地早些時候開瓶,希望能喚醒更多美妙滋味;鮮嫩的櫻桃與藍莓香氣,略帶著可愛的花束氣息,單寧雖然厚實卻不咬口,帶點清新酸味;些許的亞洲香料氣味後出現了煙燻香氣,十足活力充沛,實在複雜難得;但可惜的是,歲月終究是葡萄酒最美好的提味劑,一個十年的春秋依舊等不到一片如花如夢如癡如醉,或許再過另個十年,才會有另一片精彩風光。

Chassagne-Montrachet 1er Cru En Remilly Pierre Yves Colin-Morey 2011 Bourgogne, France

海明威在「流動的饗宴」曾說過一杯酒使他忘卻了失落感又再度快樂了起來,其實講的是一顆生蠔與一杯白酒帶給他的愉悅享受。而這大作家裡頭所描述的,大概則是勃根地白酒,既有足夠的酸度生津,又有可咀嚼圓潤的肉感質地不至於乾癟,最重要的是那些許礦石風采,去掉了生蠔的腥味,留下了大海的氣息和酒的香氣。

Pierre Yves Colin-Morey 是兩家聯姻後產生的酒莊,主要生產Chassagne隔壁產區St.Aubin酒款,而En Remilly 則是橫跨兩村的一級園地塊,與特級園Chevalier-Montrachet接壤,其早在19世紀時就被歸入為Montrachet,並列為最高級葡萄園,風采可略窺知一二。不過PYCM 的CM En Remilly 應該是購自外來葡萄所釀造的,本身在該地塊並無擁有葡萄園。但,這也完全不影響酒質的精彩;11'‘是個適合早喝並可陳年的年份,酒體比鄰村Puligny多了點粗獷剽悍,而細微之處亦精緻奇巧;高酸生津裡有著非常柑橘類的香氣,混雜著輕巧的礦石味,爾後卻是圓潤多肉,帶點蜂蜜、香草、烤土司以及爆米花的香味,均衡可口且難以忘懷,一整個晚上四、五個小時持續地變化可謂無一失誤,非常宜人,即便在最後一個小時中,多了點過分奔放的胭脂俗粉也無傷大雅,反而更顯得變化多端,畢竟,再怎樣她也曾年輕地嬌鮮過。
雖然不能百分之百確定威老當年開的是哪瓶酒,不過往勃根地白酒下手,至少成功了一半。然而凡夫俗子如我,當然無法想像威老描述的紙醉金迷的巴黎是如何美好,但巴黎是去過的,酒還是會喝的。 而PYCM 的酒,我想可要趕緊再多入手些擺在家中,漲價是可預料的,多跟少、快跟慢而已。

2016年1月30日 星期六

Bourgogne, Domaine Tollot-Beaut 2008 Bourgogne, France



大部份的時間,尤其是平常下班或是沒有邀約的週末夜晚,進進廚房做點簡單晚餐,開瓶酒喝個一個晚上,是愜意無比,而這種時候來瓶勃根地白酒或是紅酒,細細欣賞迷人果香芬芳以外也兀自耽溺在這被稱為令人心碎的美酒中。

此時,來瓶區域級(Bourgogne)的勃根地也不至於太傷荷包,佐餐也得宜。所謂區域級勃根地,在酒標上則有大大的BOURGOGNE字樣,是最低階酒款,佐餐非常適合,許多大家廠牌或是名聲遠播的酒莊不想壞了信譽,對於最低階的酒款亦是不敢掉以輕心,偶爾則是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或是物超所值的精彩演出呢。
Tollot-Beaut 位於伯恩Chorey-Lès-Beaune,為該村老牌酒莊,也入選「偉大勃根地酒莊」之一,一家幾代都在自家酒莊釀酒,並無往外開枝散葉。對於勃根地來講,年份的好壞似乎影響較大,但這也不是絕對,如08年雖為不盡理想,Tollot-Beaut Bourgogne 也有著新鮮的果香氣息,尚未熟透的櫻桃香氣,以及纖纖花香芬芳挺是迷人。入口單寧較為酸澀,酒體清瘦卻卻不失個性亦不刁鑽,尾韻則有些許蕈菇以及咖啡氣味妝點。
與夜丘比較起來,伯恩較出名的為白酒,與夜丘相較,這裏的pinot noir 略有稜有角,多了陽剛性格。也因為名聲不是響亮如此,有些品質極佳,甚至是標上一級園的紅酒常有平易近人的價格,不妨一試。
‪#‎domainetollotbeaut‬ ‪#‎pinotnoir‬ ‪#‎boutgogne‬ ‪#‎redwine‬ ‪#‎wine‬ ‪#‎wineamteur‬‪#‎burgundy‬

Hautes Côtes de Nuits, Bourgogne, Domaine Laurent Roumier 2009 Bourgogne, France


對於勃根地來說,2009年始終被認為是個特優年份,甚至偉大,在品飲經驗裡,許多09年的勃根地確實是表現傑出,精采萬分,下從區域級上自特級園,無一不是博得滿堂彩。不過,難免有例外。

Haut Côtes de Nuits Bourgogne 是區域級勃根地,頂多只能表示所釀造的葡萄來自於上夜丘,而沒有混到其他例如Beaune或是Marsannay的葡萄;酒莊其實亦是大有來頭,其莊主Laurent的爺爺是George Roumier,爸爸Alain 則是Comte de George Vogüé 總管,也算是個釀酒世家。是說名師出高徒,虎父無犬子,但認真說起來,這年份的HCDN Bourgogne 卻是沒有太過令人驚喜;酒液入杯時的色澤略帶磚紅,而成熟櫻桃香氣頗是典型的勃根地特徵,入口時單寧略微緊澀,酸度偏高卻有點輕薄,尾韻帶有輕微香料,以及蕈菇氣味卻嫌過短,一個鐘頭以後竟出現老勃根地略微氧化過後的烏梅氣息,可見酒已經漸漸褪去青春,年華不再。雖說酒質尚屬輕盈易飲,可香氣芬芳殞落過快,即使整體表現不至於壞了興致,但亦沒有驚喜之處。

或許是半瓶裝難於瓶中熟成或是易於過熟氧化,但酒莊實力不應只是如此,09年份也不應只是如此。不過在價位表現上倒還是極為合理,其勃根根該有的風範雖不致於大放異彩,卻也都中規中矩地點到為止,不乏為新手入門選酒款。
‪#‎laurentroumier‬ ‪#‎pinotnoir‬ ‪#‎bourgogne‬ ‪#‎redwine‬ ‪#‎wine‬ ‪#‎hcdn‬‪#‎hautescotesdenuits‬

搜尋此網誌

Follow by Email